离开2022卡塔尔世界杯开幕进入30天倒计时,世界杯“大约在冬季”的约会,曾经觉得还很遥远,如今却离开真的兑现非常近了。这几天和同事、球友闲聊,其中不少对这届大赛有相似的憧憬——历史上第一次,大力神杯将在冬季决出新的主人,

  世界杯92年历史上,共产生8支冠军队伍。其中巴西5次夺冠,德国和意大利各4次,乌拉圭、阿根廷和法国各2次,英格兰1次,西班牙1次。上一位新科冠军是2010年南非世界杯登顶的西班牙,离开现在已经12年。再上一位新科冠军诞生于1998年法兰西之夏,夺魁的是东道主法国。在巴西、阿根廷、意大利、德国诸强轮流把持大力神杯多年后,进入21世纪前后,世界杯冠军联盟以每隔12年的节奏扩大队伍,为这项全球最受瞩目的单项赛事维持着新意。按中国的风俗,12年是一轮生肖,也称“一纪”。既然进入新的一纪,自然要有新的气象。

  世界是平的。经济学家弗里德曼在论述当今世界的快速融合时,提出这样一个大胆的概念。他认为通过爆炸式的增长,各国之间曾经留下的巨大鸿沟正被迅速抹平。这背后的推力,源自技术、交通、信息等等的颠覆性革命,让过去许多看似牢不可破的优势很快被消解,大家都站上一条新的起跑线。如果把这种理解放到足球世界,随着球员、教练、体能师、分析师和医疗团队在各国联赛中的交流融合以及大数据技术的渗透,形成的团队至上的足球理念和技战术正在抹平球队间曾经巨大的鸿沟。这种迹象从上届俄罗斯世界杯开始已充分显露。许多比赛特别是小组生死战和淘汰赛,双方均难分高下,如果不看球衣,你很难分辨场上哪一支是传统强队,哪一支有明确的优势晋级下一轮。

  展开当今足坛版图,曾经的欧洲、南美二流球队和亚非两大洲的球队,向传统秩序发起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四年前在俄罗斯,小组赛阶段,瑞典和墨西哥将卫冕冠军德国挤出16强,来到淘汰赛,日本几乎把比利时推下悬崖,俄罗斯撂倒西班牙,而绝处逢生的比利时下一轮又淘汰巴西……最终夺冠的虽是法国,但高卢雄鸡登顶依靠的是团队和意志。

  在大罗、小罗和齐达内的时代早已远去、绝代双骄梅西C罗也步入暮年之际,今天的球场缺的是才华,不缺的是纪律。一支准备充分、保障精良的队伍,在战斗力上更值得信赖。从这个角度讲,首次在冬季举办的卡塔尔世界杯带来了额外助力。事实上,虽然是冬季,但这届世界杯给球队备战带来的好处却远远多于往届。比如,因为每座球场及训练场馆均安装了先进的空调设备,球员能够在一个非常舒适而且恒定的环境下训练、比赛,有利于保持状态,避免伤病;又比如,8座比赛球场相互间距离最远不超过几十公里,前往赛地不用再舟车劳顿,告别长途旅行为球员节省了宝贵的体力。威尔士队主帅佩奇说得直截了当:“球员们不需要额外的训练来恢复身体和状态,无论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将做好更充分的准备。”

  至于谁有新冠军相,现在下结论为时过早。但现在起,请将手表调整到卡塔尔时间。一个月后,当世界杯在这片处女地处女季掀开大幕,我们一定会有清晰的答案。

  位于中东阿拉伯世界的卡塔尔,是一个面积仅1万余平方公里、人口250多万的“小国”,但这并不妨碍它承办全球规模最大、最受瞩目的世界杯。尽管为了这项赛事,卡塔尔整个国家的投入可以说史无前例,但它同样也将享受世界杯东道主的种种红利。赔本赚吆喝?卡塔尔才不会。

  卡塔尔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常年高居全球排名的前列,是世界上最为富裕的国家之一。作为首个承办世界杯的中东国家,卡塔尔可以说是倾全国之力来准备这场盛大赛事。卡塔尔政府表示,自2010年获得举办权以来,他们已经在基础设施项目上投资了超3000亿美元(约合2.17万亿元人民币),用“最贵世界杯”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

  “富得流油”的卡塔尔,确实能够财大气粗。但需要说明的一点是,卡塔尔2020年全年GDP为1463亿美元,承办世界杯的花销,抵得上整个国家两年的GDP,真的是下了“血本”。

  不过,尽管卡塔尔政府2010年后在地铁、机场、高速等基础设施上的花费超过3000亿美元,但卡塔尔世界杯组委会首席执行官纳赛尔·阿勒哈特表示,就世界杯本身的基础设施建设而言,耗资只在80亿美元左右。

  为了证明自己有能力办好世界杯,这十年来卡塔尔一直在进行各种各样的精心筹备,80亿美元的投入就包括耗资7.67亿美元、可容纳八万人的卢塞尔球场(决赛场地)在内,总计八个新球场。这样的大手笔,世界杯历史上从未有过。

  当然,这些基础建设对卡塔尔而言,也是非常可贵的“遗产”,可以享用多年。几天前的10月17日,亚足联就正式宣布,卡塔尔获得了2023年亚洲杯的主办权。这意味着为世界杯而建的场馆和基建将得以重复利用,卡塔尔无需投入太多办赛成本就可以获得较高的回报。

  一般而言,主办国将从世界杯赛事中获得巨大的回报,最直接的体现,是在球票、酒店、航班、餐饮、旅游等方面。

  卡塔尔常住人口只有250多万人,这其中仅有38万人是持有卡塔尔国籍的本国公民。与之形成对比的是,本届世界杯有望迎来超过150万名外国球迷和游客。数据显示,截至9月底,相较于2019年同期,在2022年11月14日至12月24日这一时间段内,飞往卡塔尔的航班成倍增长。其中,从墨西哥直飞的航班预订量增长了79倍,从阿根廷和西班牙直飞的数量则增长了77倍和53倍。

  酒店住宿行业的预订量也因此迅速攀升。相关统计表明,在卡塔尔至少住两晚的游客数量比疫情前增加了16倍,其中美国游客占26%,加拿大第二,占10%。球票方面,目前除了少数几场小组赛外,大多数比赛的门票都已售罄。据外媒估算,即使以只观看小组赛来测算,2人10日游最少需要花费约6000美元。

  当然,真正的“大头”并非以上这些,卡塔尔世界杯还将给主办国带来更多的经济红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世界杯将极大推动卡塔尔旅游、交通、酒店和餐饮业的发展。卡塔尔世界杯交付与传承至高委员会官员纳赛尔·卡特说,世界杯给卡塔尔经济带来的拉动效益可达170亿美元,赛事仍会有惊人的盈余。更重要的是,有助于打造一个更亮丽的卡塔尔国家名片。

  不难看出,当前以卡塔尔为代表的海湾国家,近些年正在积极参与举办大型国际体育赛事。除了期望通过办赛获得巨额经济收益以外,它们还着眼于通过体育外交的方式不断提升国家软实力,以展示其国家转型发展的新形象。正如纳赛尔·卡特所言:“谈到世界杯的回报,我们都知道世界杯通常不会带来直接的经济利润,更多是无形的红利。首先是对卡塔尔国家品牌价值的提升,以及对旅游业的推动。让卡塔尔成为更多人的旅游目的地,我们期待世界杯可以刺激旅业快速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