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年世界杯,安德森和布洛林的组合让瑞典足球辉煌一时。其中身高1米9的安德森头球出色,“娃娃脸”布洛林,技术出众、视野开阔,是一名蕴含丰富创造力的球员。在1994年夏天,瑞典队获得世界杯季军,打进5球的安德森成为铜靴射手,布洛林也为球队贡献三个进宝贵进球。

也许是肯佩斯的风头太过强劲,大多数人对卢克这个名字有些陌生,他就是肯佩斯在锋线球位居射手榜第三位。一位金靴,一位铜靴,阿根廷能拥有如此威猛的火力,夺冠也是在情理之中。

两人的默契,在与荷兰的决赛中得到了体现,卢克接到阿迪莱斯的传球后无法完成射门,及时将球分给插上的肯佩斯,后者突入禁区的低射,为阿根廷队首开纪录。随后肯佩斯梅开二度,首次为阿根廷队带来了世界杯冠军。

1974年,荷兰人在世界杯上刮起了全攻全守的橙色旋风,而克鲁伊夫和内斯肯斯成为全攻选手最坚定的执行者。克鲁伊夫是绝顶的天才,他的位置飘忽,属于前场自由人。司职中场的内斯肯斯虽然地位不如克鲁伊夫显赫,但也是才华横溢,更是全攻全守战术中的重要棋子。巧合的是,两人的名字都是约翰。

荷兰队在1974年世界杯上一路过关斩将成功杀进决赛,内斯肯斯打入五球,克鲁伊夫则贡献三球。与联邦德国队的决赛,克鲁伊夫开场就获得点球,内斯肯斯主罚命中。

普斯卡什和柯奇士也许是世界杯、甚至是国家队历史上最高产的锋线搭档,拥有这对天才的匈牙利当时连续5年保持国际比赛不败,1952年获得奥运会冠军。其中普斯卡什84个国家队进球用了85场,柯奇士的75球只用了68场,其中有7个帽子戏法。

1954年世界杯,柯奇士以11个进球成为射手王,普斯卡什打进四球。遗憾的是,他们在决赛中败给了小组赛曾经击败过的对手德国,屈居亚军。这对可遇不可求的搭档也只合作了一届世界杯。

不同于荷兰三剑客的飘逸,优雅,德国三驾马车传递给人们的永远是勇猛,果敢和意志刚强。克林斯曼、马特乌斯、布雷默三人组成了让德国队战无不胜的三架马车。

三人的配合达到心灵相通,不可分割的地步。布雷默在后方就像铁甲一般坚硬,他抢断成功迅速发动进攻;而中场自由人马特乌斯跑位接球,输送炮弹无人能及;前方的克林斯曼在敌方前沿不停地游弋,所到之处都令对方惊魂不定,三人连在一起就是整支队的脊梁。他们的辉煌时期在1989年的国际米兰和1990年的世界杯——在1990年世界杯决赛德国1:0击败阿根廷的比赛中,布雷默承受住了压力,罚入了制胜的点球。

大罗小罗里瓦尔多被称为“3R组合”,三人联合帮助巴西队夺得第五个世界杯冠军。罗纳尔多是贝利接班人,外星人在经历1998年世界杯的噩梦后已经痊愈,愈发成熟,虽然之前多年受到膝盖困扰,但依然具有左右比赛的能力;世界杯决赛他两次洞穿卡恩把守的城门。

里瓦尔多当时已经是世界足坛的顶级巨星,1999年世界足球先生得主。他的组织和得分能力一样出色,左脚技术出神入化,而且常有令人意想不到的鬼魅演出,是那支巴西队的中场核心。决赛前他已打入5球,决赛中,他的射门被卡恩扑出,才有了大罗的补射破门,巴西的第二个进球则是他巧妙漏给大罗。罗纳尔迪尼奥当时只有22岁,2001年他因转会巴黎圣日耳曼的问题几乎被“废”了5个月,不过在世界杯英格兰一战,他吊射戏耍希曼还让整个世界足坛知道了小罗的威名。

从2008到2012,依靠阿拉贡内斯,瓜迪奥拉和博斯克的运筹帷幄,哈维,伊涅斯塔,布斯克茨们将传控战术演绎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前场压迫,高位防守,斗牛士超卓的传控打法在赏心悦目的同时也令对手疲于奔命。在这四年间,他们将世界杯和欧洲杯悉数收入囊中,打造了一个传控足球的王朝。在西班牙的攻防体系中,布斯克茨站位最靠后,像一个发牌器。他不断跑动,接应中后卫的出球,并对对方球员进行压迫;哈维是全队的大脑,掌握着场上的局势,有着精确的转移球能力;拥有世间顶尖技术的伊涅斯塔则是球队的加速器,没有人能像他这样解读比赛,可以把不可能的传球变成简单的线路规划,也是西班牙传球和控球战术的最好代表。

梅西是历史顶级巨星,全队的核心,他怎么踢,阿根廷队就怎么踢;迪马利亚则是著名的僚机,辅佐过梅罗,并得以“善终”。他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晰,会根据球队老大的需要调整自己的职能,C罗专注于终结,我就为他助攻,梅西需要球权,我就为他跑位。

再加上“天使”的关键球属性,尤其令人喜爱。14年世界杯,梅西助攻迪马利亚,绝杀瑞士。此外,他的三记挑射还带来了三个冠军(奥运会、美洲杯、欧美杯),今年冬天的卡塔尔,迪马利亚还能带来更大的惊喜吗?

尽管在足球世界,1加1不一定等于2,但“双萨”组合却是智利国家队历史上最佳的锋线年世界杯也是这对组合大放异彩的舞台。

98年的法兰西,萨莫拉诺身披9号,萨拉斯是11号,两个长发的杀手风靡当时。最后,萨拉斯以4个进球位列射手榜第三位。虽然萨莫拉诺没有进球,但他却为自己的搭档提供了最无私的帮助。与意大利上半场比赛前,萨莫拉诺头球摆渡给萨拉斯,后者倒地将球扫进了意大利的球门。

只可惜这样的经典配合已成久远的回忆,当萨莫拉诺退役后,萨拉斯孤掌难鸣,智利足球也走向了一个黑暗期,直到桑切斯、比达尔一代的崛起,才重见曙光。

2010年原本是属于荷兰的一年。两大核心斯内德和罗本逃离伯纳乌之后,迸发出了更强大的能量,分别率领国际米兰和拜仁杀进了欧冠决赛,在此前他们还都获得了国内联赛的双冠。

在南非,斯内德居中调度,并时不时后插上进攻;罗本则在右路用自己的无解突破去摧毁一道道防线。整届杯赛,斯内德打进5球,罗本收获2球。可惜的是,在决赛上,罗本没能把握住斯内德给自己送出的直塞球,错误了单刀,荷兰队也再次饮恨。

不管再过多少年,罗马里奥和贝贝托的组合都是梦幻的,两人的配合妙到毫巅,可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正是拥有了这对黄金搭档,巴西队才能时隔24年重夺世界杯冠军。

1994年世界杯,罗马里奥打进5球,贝贝托奉献3球,最能体现两人“黄金含量”的是心有灵犀的助攻,在贝贝托的3个进球中有两个来自“独狼”的助攻,而贝贝托给罗马里奥也奉献了2次助攻,尤其与荷兰四分之一决赛的第53分钟,贝贝托左路突破传中,罗马里奥凌空垫射将球弹射入网,这被认为是两人之间最伟大的一次配合。